做一朵乡村篱笆上的野玫瑰

    下班后回家蹭饭,等妈妈烧菜的空闲,翻过头的报纸,看一些八卦的新闻。报上说,有个四十多岁的杭州女人买了瓶煤气闹自杀。为什么自杀,因为老公儿子都不疼她,为什么不疼她,因为儿子出生后她就不工作,而且还迷上了赌博。自杀是假的,真的目的是想引起老公孩子的注意,让他们回来关爱自己。这个女人又做错了,即使他们回来了,只会尽义务把你的命救回来。然后只会更厌恶你,更形同陌路。女人,为什么不反思自己会走到现在这一步,活该众叛亲离。
        放下报纸倚在门框上看妈妈烧菜,这是一个我最熟悉的女人。她背对这我,专心的做着我最喜欢吃的菜。这个女人,曾经也那样的青春靓丽。20岁嫁给我的父亲,随即父亲去当兵,她尽心尽力照顾父亲家里人,还要跟爷爷下地干活。25岁,好不容易造人成功,生下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我。她的一双手:种过各种的蔬菜(现在还在种),插过秧,割过稻子。做过各种的家务,还做过很多的布鞋,织过很多的粗布。每天做好吃的饭菜,还给家人洗了几十年的衣服。我的妈妈,在我眼里是最漂亮的女人,她不认几个字,但她:勤劳,善良,得体。
        我有一个病人的母亲,快七十岁了,这位妈妈或许是我见过的最开朗的妈妈了。她养育了三个女儿,但小女儿却在青春期得了精神疾病,到现在四十岁了,一直由她在照顾。她每周三会带女儿来做治疗,她不仅自己画个淡妆,穿着得体,而且把女儿也弄得干干净净,给女儿穿漂亮的衣服,戴童发发式的假发,每次她都很客气,不停的说谢谢我们。她总说她们全家另外人都好好的,就是因为小女儿替他们承担了所有的苦难(小女儿还患白癜风,糖尿病),所以,她要家里人谁也不能歧视这个苦命的孩子。这是一个普通又不平凡的母亲,让人敬重!
        从我们家出来有一条B2的公交线路。虽然我很少去坐车,但我却天天会看见这些开B2车的女司机。B2车不同于一般的公交车,它有四个门,比一般的公交车要长很多。她们大都和我的年龄相当。有时我和她们并排停车等红灯,我会很崇拜的看她们,崇拜她们能掌控这么一个大家伙。她们统一淡蓝色的工作服,白色的手套,腰杆挺直,目光专注的看着前方。她们不会在黄灯的时候向前冲,她们看到斑马线,看到老人孩子速度越加的缓慢,她们总是挥挥手让行人先过。B2的线路很长,但她们一天要开好几个来回,工作辛苦可想而知。但她们,就这样安全努力的工作着。我总是昂着头看她们,她们真的不一般。
        浏览杭州儿童福利院的网页,知道在儿童福利院边上有一个叫长命的乡,这里的很多妇女都会收福利院的孩子来寄养,给孩子买好吃的,好穿的,像正常家庭一样给孩子很多的温暖。孩子们喊她们妈妈,她们真的亲如一家。但这些孩子在一个叫“百合花”助养机构的帮助下,很多被外国的家庭正式(最多的是美国)收养。在分离的时候,这些妈妈们个个都会哭的肝肠寸断,有个妈妈说孩子知道要走了每天不停的亲她,有个妈妈说她父母去世时都没流这么多的眼泪。毕竟她们有自己的孩子,年龄也大了,没多少文化,把孩子交到一个爱他们的条件优越的父母手里,是最好的选择。她们最多的收留过二十多个孩子,然后又一个个的亲自送到收养他们的父母手里。收养孩子的外国父母们,每次都会向这些淳朴的乡村妇女鞠躬致谢。我可以想象她们背转身去抹眼泪的情景,这些女人也深深的感动我……前几天,我们急救室抢救一个吃药自杀的小女孩。等把女孩抢救过来,大家都能松,我们一口气的时候,才发现,今天参与抢救的医生,护士,麻醉,心电图,化验等等,都是女人。我们大家相视而笑,很开心能携手挽回一个姐妹的生命。学医的女人经常在一起开玩笑笑称自己为草,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很烦,但我们都很努力执着的在做好。为了生活,更为了自己的良心。
        我喜欢女人如偏远乡村篱笆上的野玫瑰,花朵开得烂漫,但意向上却只有勤劳,简单,敦厚与宁静。这样的女人,不仅男人喜欢,我也心仪,看她们,我的眼睛也亮亮的,陶醉……
        我的身边,有很多这样的女人。我,好喜欢她们……


门诊 方彩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