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新大楼启用之时
迎着东升太阳 发展红会医术 传播仁爱精神
院长 何 革

      五万方的医疗综合大楼终于投入使用了。
       他姗姗来迟;他挺拔英俊;他帅呆了;一落地就是个大小伙子。
       在此,我真诚地感谢为这栋大楼作出贡献的所有的医院职工。
       自02年底大楼立项,06年打下第一桩,07年9月完成结顶,09年12月完成基建,至今天,2010年3月18日,第一个科室进入新大楼,恰恰第一个进入新大楼的又是一个帮助新生命诞生的国家级重点专科——不孕不育科……整个过程漫长而艰辛,集结了几任红会领导班子的努力,凝聚了多少红会人的期盼,挥洒了多少工程建筑人员的汗水,更得到了上级机关领导的关爱。
       楼落成了,使用了,仿佛一块石头落地了。此时此刻,想说的是:要发展,不造房子,心里堵得烦;造了房子,精力耗得烦。幼儿园里孩童造房子觉得很好玩,我们造房子则好像是在走钢丝,不仅不好玩,且有很多无奈和遗憾。“这不是我们无能,而是游戏规则太复杂又太简单”。看似严谨规范的基建规则,一旦被突破,所有的规则都成一纸空文,无规则可言。接下来是监管无力,任凭突破者在施工中游刃有余。土建单位会把墙给砌歪了;幕墙建设单位会让雨水通过幕墙漏进屋内;绿化单位会把茂盛的大树给种死了……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事都发生了。以至于基建例会成了吵架场所,二十多个施工单位济济一堂,就像是“多国部队”参谋长联席会议。大家比推磨、比嗓门、比脸色、比拍桌子。
       对于基建我是个外行,但我有一点长处,不懂就问,不懂就学,不懂就随时随地学习其他建筑的做法,关注每一个可以学习的地方,以至于外出时我会时刻关注宾馆、机场、园林所有的可学之处。
       作为医院的主要领导,我不直接管基建,但我一直将大楼列为我的工作重点,关注基建质量、速度和适用性。大楼建设历经数年,是杭州市级医院中盖得时间最长的一栋大楼。再不盖毕启用,恐怕我们就会失去发展机遇,就会永远落在他人之后。为此,我内心的着急无法形容,常常我会独自一人深入工地,将自己所见所思记于纸上,为了督促自己也为了督促工程进度,狠抓落实,我的办公室墙上贴满了基本建设的进度表和要求。
        有朋友进来说:“你这哪是院长办公室,整个就是后勤院长办公室”。苦笑之后,心想,哪还顾得了这些,我只要大楼建成的进度,要早日启用,能对得起医院的广大职工。
        现在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扪心自问,辛苦过了,烦恼也过了,可喜的是我们的大楼终于在这个美丽城市东部有了属于他的一席之地,与之相比所有的辛苦都不算什么。
       接下来是老病房楼以及感染科病房楼的改造,再过三~五年,医院将大变样,随着“人、设备、信息化和医疗用房”的不断改进,随着在医疗特色、科研教学上的进一步突破,让我们期盼一个崭新的红会迎着东升的太阳,蓬勃欲出,蒸蒸日上。
 (感想颇多,人笨笔拙;聊表数语,纯属己言;无有它意,万勿对号;汲取教训,共勉共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