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个性雕塑语文教师的品牌
□柯晓琳
  
    现在什么都讲品牌,语文教师亦然。凡是让我们过目不忘的语文课,实际上都是该教师的“品牌意识”在发挥作用。一个教师树品牌的过程,其实也是他个性化的过程——上有个性的课、说有个性的话、做有个性的事情。语文教师倘若是个大众化的、模糊的形象,教师品牌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那么什么是语文教师的个性呢?语文教师的“个性”,窃以为首先应该具备“风范”——它不仅是个性、是气质、是风度、是气派,更应有一种合乎规范的、可资效法的操行在里面,所以它的第一要素是“人格魅力”。“人格魅力”和我们日常说的“师德”有所不同,它更多的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特征——贵清高,慎品行,重气节,行事鲠正,是“不为五斗米而折腰”,是“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是小学课本《小英雄雨来》中的老先生,面对侵略者的刺刀仍然能带孩子从容地朗读“我们是中国人,我们爱自己的祖国”。和别的学科比起来,语文教师应该更像个“知识分子”。古人有词曰“风骨奇伟”、“风骨可鉴”,窃以为这便是对语文教师或者说现代文人知识、能力之外的品德和美学要求。语文教学具“载道”的功能,学生学语文,不仅学知识、学技能,更多的是学做人,所以任何时代的语文教师都不可没有伦理层面的担当。
        其次,语文教师的个性应该包含儒雅。儒雅有两个义项,一是学识深湛,二是气度温文尔雅,这两者也互为关联,不可剥离。学识深湛是气度温文尔雅的前提与基础;气度温文尔雅是学识深湛的结果和外现。一个好的语文教师,儒雅在骨,于日常谈吐,于一颦一笑间绽现。他不装、不酸、不故弄玄虚,不但让人觉得他学富五车,有“知”有“识”,在他们身上,更有一种不经意的、遮蔽不住的文化氤氲气象。
        要炼到这炉火纯青的境界,最重要的当然是多读书。多读书,对于别的学科教师来说,是获取信息、更新知识,但于语文教师,更大意义上是丰富学养,提升气质,做到“腹有诗书气自华”。明朝东鲁古狂生《醉醒石》第七回里说:“士人三日不读书,则面目可憎,语言无味。”这里的“读书”还不仅仅是读工具书、专业书、教参书,较之于别学科的教师,语文教师更应该博览群书,不然“工匠气”就会替代了“书生气”。我所景仰的王崧舟老师,连佛学的书都遍尝不止,他的书房有匾曰:“教育以慈悲为怀。”郭初阳老师看的书五花八门,驳杂得很,他现在成为颇有名气的“新锐教师”,在语文界有一席之地,与此不无关系。
        再次,语文教师的个性还体现在言辞上——包括口头表达和笔底功力。语文教师不一定时时口吐莲花,但应问答如流,气度从容。语文有别于其他学科的最大特点是形象、感性,所以语文教师叙起话来,有直陈其事,也有广征博引、妙喻连连,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韵味,让人过耳不忘,余香满口。笔底功夫则力求“我手写我心”,重在信、达、雅。语文教师著文,态度必要恭敬诚恳,语句必要通达晓肠,词藻也须文静优雅,万不可急功近利,和俗世一起浮躁。魏书生、商友敬、于漪、于永正、孙双金……这些语文大家,他们的教学、演讲和文章,无不如此。当然,这些风格的养成都是几十年的文化积淀、经年累月的淬火与打磨的结果,绝不是走什么捷径可以一蹴而就的。
爱因斯坦在写下著名的“E=M·C的平方”公式之后,造原子弹余下的都是技术和细节问题。同样,有了人格魅力,有了儒雅的气度,有了一定的学养和得体的言辞,要成为有品牌的你,余下的也都是技术和细节问题——例如辅以基本的教育学、心理学知识,具备一定的课堂组织管理能力,再点缀一些现代教学技能,你的课堂就会既有趣又有效,你就有了别科教师所不逮的风采。你的人、你的课有这等境界了,身体力行,耳濡目染,你帐下的学生也有了自己的“品牌”:远离了庸俗粗鄙、世故圆滑或幼稚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