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君

张永斌

 


    和A君相识要倒回到小学五年级,那时我们同班。他和我是一个村的,两家步行只需10分钟。到了初中,我俩每天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他家的条件比我家好很多。他骑电瓶车到我家第一句话就是:“上车,快迟到了。”
        A君是个很爱玩的人。他家里人也不怎么管他。但我家教比较严,他来叫我玩,总是让他失望。现在回想起来,真有些抱歉。到了高中,我去了所谓的市重点高中读书,而他去了技校,我们一起去玩的机会也就更少了。



        高考结束那天,来学校帮我搬寝室用品的是A君。他技校没上完就退学了,然后跟他爸学做生意。他来接我时,开了他那辆黑色丰田轿车。东西搬到一半,下起了雨。我看他身体湿淋淋的,便提出让他穿我的外套。他边干活边夸耀了一通他强健的体格,最后还是没穿上。不可否认,他的体格的确好,手臂粗得是我的1.7倍左右,哎,为什么我这么瘦呢。搬完后我们去市里吃饭,一路上他都没有问我一句关于考试的话。唯一和学习沾边的一句就是:如果你去了宁波或杭州,开学时我带你去。他是个讨厌读书的人,更别说各种见鬼的考试了。他甚至看不起某些作风令人作呕的老师。



        现在A君不光是有车,连女朋友都有了。我们一起的时候习惯称朋友的女朋友为朋友的老婆,对A君也不例外,他自己也直接称他女朋友为老婆,他俩恩爱得简直要酸死人。高考结束,我的时间一下子全回到了我的主场。A君每次出去玩总带上我。有时候晚上和朋友去唱歌,有时去游戏厅“钓鱼”,有时去吃夜宵……朋友戏称他为“富二代”,但他从不承认。有时看见别人开着比他好一点的车,搂着两个女的从KTV出来,他便和我们说,“瞧,那个白痴才是富二代。”
        一次,路过初中母校,我们一下子想起了许多一起上学的往事。我们忍不住笑出声来。近些年,虽然人事发生了许多变化,但在我们心里我们依然亲密无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