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原地等待

□ 王子谦

 

    提笔,落下。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完成这篇标准的应试作文的命题。白色的战场,矫揉的比喻,造作的排比,已如厚厚的围墙挡住了我的心,冷而坚硬。
        窗外的雨,温柔却不间断,应和着钟面里,秒钟固执的走动声,是我极爱的思考状态。黑暗中,没有人说谎。
        记得,高一时的一堂语文课,老师突然停下来,说她和自己父亲的故事,那是一个关于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故事。讲完后,她说:“父母的心,放在孩子的身上,孩子的心放在石头上。”然后她良久无语,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明白老师的眼泪。因为这大部分人认为是人间最温暖,最真实的父母的爱,却也是人间最苍凉的爱。因为我们长大后,总与它渐行渐远。不是爱淡了,而是我们走远了。我们以为长大是一种自由,终于摆脱父母,可以尽情享受。最终,错过了在原地的爱。
        至高至远日月,至亲至疏父母。
        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就是与父母渐行渐远,最终独立的过程。无奈,却不可抗拒。
        在生命的开始,他们无私的呵护雏鹰的成长,茁壮。等到它展翅欲飞的那一天,亲手将它举过头顶,告诉他,飞吧,孩子,苍穹无垠,任凭你去闯荡,去张扬你的才华。你只要记得无论你遇到了什么,家永远等着你回来。雏鹰往往不懂最后一句话的含义,抱着对未知世界的追求和挑战,不顾一切的向前飞,没有看到身后越来越渺小,最后消失于天际的两个相互扶持的身影,良久站立,不肯回头。
        渐行渐远。爱,在原地等待。
        直到有一天,它碰到了暴风雨。雷电交加,黑云压城,似乎是山崩地裂。没有了守护的天使,独自面对一切的它也在此刻才明白:它的成长中,父母为它挡去了一切恐惧与灾难,为它撑起的是一方只有晴空万里的天地。它躲过了暴风雨,却没能躲过这世间的苦难。奋斗了,挣扎了,却依然遍体鳞伤,找不到出路。它无奈的选择飞回。当年它是多么雄心壮志的飞出家门,如今却又是多么狼狈的会到原点。
        推开家门,等待它的不是责备,而是温暖。在这里,它可以安心地等待伤口愈合,从父母的爱里,获得生命最初的动力,然后整顿装束,重新上路,再一次充满雄心壮志。但也直到这一次,它才明白了最后一句话的含义:是一种鼓励、叮嘱和不舍,以及期待它能回来的自我安慰。当它回头时发现,那两个背影依旧相互扶持,良久站立,不肯回头,只是显得苍老,和从未有过的脆弱。原来,父母也会不再强壮有力。
        重新,渐行渐远。爱,开始下一站等待。
        世间一切的爱,都是为了相聚,只有父母的爱是为了分离。我们从父母处获得生命,汲取能量,只为了飞翔,即使有短暂的回归,也只为了下一次能飞得更高更远。但,这绝对不是我们逃离责任,放弃感恩的托词。乌鸦尚反哺,羊羔尤跪乳。人不孝其亲,不如禽与兽。这是我们小时候就熟读的诗文,却很少实践过。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在试卷中体味父母的爱,在作文中感恩父母。我们会被陌生人的情谊所感动,却很少向守护我们,平凡却深刻的父母,由衷的道声谢谢。
        纵然渐行渐远,纵然有过太多的骄傲与光环,经历过无数的伤痛与不堪,暮然回首,却发现始终都未能走出父母浓浓的爱。那是一种信念,支撑前行的脚步;那也是一份守候与承诺,如果太累了,就回家吧,爱,永远都在原地等待。
        所以,放下忙碌的借口,打个电话给父母,如果父母在身边,就给他们一个拥抱。谢谢他们赋予的生命,谢谢他们义无反顾的付出,最后,还要谢谢他们言传身教的那些道理,浅显却终生受用。感谢,永远不会太迟。
        疾书至此,夜已溜走,我听着身旁母亲深深浅浅的呼吸,这是我所眷恋的声音,枕着它,安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