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亮眼睛购买药品谨防被忽悠
     用非药品冒充药品销售已经形成一条“产、销、用”的利益链。在这个链条中,食品生产企业和科研单位是生产主体,零售药店、保健品店是销售主体,而县以下农村医疗机构则充当着使用主体。
      调研发现,非药品产品的生产主体主要是食品生产企业和科技研发单位。这类产品在包装上标示的生产企业大多打着“××生物科技公司”、“××生物工程公司”、“××保健品公司”、“××医药科技公司”等名号,而有的产品更是直接标示为“××药业”。
      对6个省1253家零售药店的调查发现,非药品冒充药品产品销售额约占所调查药店销售额的10%,且呈逐年上升趋势。对176家保健品店调查发现,有96%以上的保健品店销售的产品存在以非药品冒充药品销售的现象。
      零售药店等药品经营市场混乱
      今年11月~12月,我国非药品冒充药品专项整治第一阶段行动,重点对零售药店等药品经营企业进行了整顿。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曾组织浙江、江苏、湖南、河北、辽宁、山西地方药监部门组成南、北两个调研组,对6个省28个地市的非药品冒充药品问题进行专项调研。共调查经营使用单位2168家,包括零售药店1253家、医疗机构550家、保健品店176家、食品超市和食品批发市场189家。
      调查共发现涉嫌非药品冒充药品的产品2838个。其中,以食品或保健食品冒充药品的1114个,占所调查产品总数的39%;以消毒产品冒充药品的699个,占25%;以保健用品冒充药品的595个,占21%;以化妆品冒充药品的114个,占4%。
利润丰厚兼营非药品
      在11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该局一位负责人评价说,非药品冒充药品的非法营销活动有别于以往不法分子“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做法,而是“正面进入”经营使用单位,“采用大规模、集中式、连续性地冒充药品广告宣传”,欺骗消费者将该类产品误当药品购买使用。
      一位医药市场营销专家分析说,近年来,我国零售药店的经营模式从传统“药店就是卖药的”转向“兼营非药品”的商业模式。尤其是一些大的连锁药店,非药品的营业额已占全部营业额的20%~50%。
      国家药品审评专家、国家保健食品审评专家吕圭源教授告诉记者,我国近年来不断完善药品市场监管,药品从研制、生产、经营及使用各环节都逐步走向规范。但是一些原本准备申请药品的或未经过审批的药品,改走保健食品、保健用品、消毒用品及食品类途径,这样做不仅容易申报批准,而且环节少、标准低、资金少、时间短。甚至部分保健品并不具备 GMP认证许可,只有其生产厂房、设备通过审批。     
药品冒充非药品
      此外,商家同样考虑到成本问题,非药品在生产和流通过程没有严格要求,生产成本远远低于药品,却卖出药品的价格,其利润可想而知,对消费者的不利影响也令人担忧。
      例如在广州市白云区的一家中等规模的药店中,有销售一款666皮炎平软膏,和国药准字号999皮炎平一样。999皮炎平中含有国家严格控制的激素醋酸地塞米松,这种激素如果不在专业指导下大剂量使用会引起一系列副作用,所以999皮炎平在说明书上列有13项注意、禁忌事项,但是666皮炎平的说明书上连一项注意事项都没有,患者万一过量使用,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