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也许是一种重要的情绪
    什么是情绪,正如血液流动是肌体维系活力一样,情绪的自然流动是精神的活力,没有情绪的人是死气沉沉的。心理学应该担心的不是情绪鲜明,爱哭爱笑的人,反倒是情绪缺乏或情绪表达困难的人。情绪的分类不应该是文化所标定的正性的,或负性的,这种分类的方式易于给人一个误解,以为情绪是有好坏的。我们应该意识到情绪是一种能量,是人的意识、心灵、精神世界维持清晰和觉察力的动力。没有情绪的人,对他人、对世界是麻木的。情绪能量低的人,爱的能力也很低,喜好、欲望、冒险精神、探索心、创意也相应很低。
        心理学曾经把恐惧、焦虑、孤独、敌意、依恋、兴奋、攻击性(掠夺)、贪欲、满足看成未分化的原始情绪,这些情绪在未被文化分类的时候,都是生命赖以存在的重要能力。由于文化与文明的发展,让人的情绪跟人类的价值取向、审美情趣、物质欲望满足有关。注意这些情绪不是人类本体的,本体情绪与人类的孤独、死亡恐惧、焦虑与饥渴有关。实际上,情绪在未被分类前,是难以描述的,一个泥团。正如爱是靠恨来依附,乐靠悲来承受一样,愤怒的同时也是喜悦。人想把握一些情绪,排斥一些情绪的努力是徒劳的,如果你不想痛苦,唯一可行的做法是你也不想高兴,也绝未曾有过高兴的体验。
        人的情绪会因为社会的复杂化而多样化,只要发明一种情绪描述方式,就会被人觉察到这些情绪的存在。比如抑郁症,在没有这个词汇前,人对类似情绪的描述是多种多样,人们处理的方式也多种多样。当我们被训练使用这个词的时候,所有的描述被同一了,治疗也变得单一。相对而言,美好的情绪词汇引发的体验远不如坏情绪强烈,因为在于原始情绪的泥团中,美妙的体验都是比较肤浅的,不美妙的情绪对心灵的触动比较深刻。我们常常很难回忆起爱情的甜蜜,却对创伤与痛苦久久难忘。
        未曾体验过深重压抑、挫败和失落的人,也不可能成为伟大的导师、创造者、艺术家与天才。另一方面,抑郁的情绪本来是自然的,它与兴奋同体,当抑郁被展现的时候,兴奋和愉悦在它的外衣掩藏下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对抑郁的排斥也会阻断快乐隐藏着的萌动。我们把抑郁看成一种最糟糕的体验,那么它就被钉在耻辱架上,过度关注它的结果会使我们内在情绪能量都幻化为它。一个被标定为抑郁的人,会无意识藏起他的快乐,只有在梦里,快乐体验会更多的显现,这也是快乐的人容易做悲伤的梦,抑郁的人常有高兴的梦的原因。抑郁的自杀不是抑郁造成的,而是我们不接受抑郁,或同时遭受他人太过否定、排斥、压制才造成。
        相反,没有情绪抑郁能力的人反倒是需要帮助的。为什么有人过劳死,是因为精神(情绪)能量过度消耗。抑郁让人无力,想歇下来,放弃权利、责任,放弃追求或苛求,得过且过。抑郁的人仿佛是个婴儿,需要别人来照料。如果用能量来解释生命,那么生命这根蜡烛点得太亮了,生命力就被过度耗费了。抑郁把生命的烛光变得暗淡,让生命能够承受阴影,缓慢的展开它美丽的翅膀,可能会飞得更远更高。这也是为什么伟大的,具有非凡创意的,天才的人们都具有躁抑症双向情感特征。在兴奋躁动的时候,他们的精神和精力创造这个世界,在创意枯竭的时候,抑郁来帮助他们潜伏起来,不至于生命被无端耗竭。我们常看到那些杰出的人,被媒体关注,被应酬包裹,在愉快的生活中变得平庸和乏味,因为只有潜伏与压抑的情绪才是创造力的温床。相对来说,需要警惕的是快乐的情绪,快乐是一个很耗能的过程,快乐易于造成人的疲倦,甚至危及人类的心脏。
        有益的情绪法则是不让快乐来的那么快,那么频繁。保持低度的愉悦感,一种类似平和的心态,这样,没有情绪能力的消耗过度,也不会有抑郁的心境来造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