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过雨的天荒
佚 名

不知道   时间飞驰了多久
也忘了   是怎样的气候

是哪天
我站在落雨的黄昏 窗口
看你在雨里奔跑得像个孩子
 
又是哪天
我在同样的摄氏气候下
在落过雨的黄昏 屋檐下
想象你是否可以再次奔跑在我视线内
直至建筑物挡住我无法转弯的眼
 
想要记住你
所以在每个可以想念的时刻想你
那么   下次轮回
若我再遇到你 就不会想不起
 
到时候   就可以
摊开你我所有的曾经
告诉你   怀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