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陪伴
郭鎏超

我们沿着西湖走,走过孤山、断桥、夜灯,还有微凉的风和淡若飞灰似的雨。
时间如面前的一汪湖水,脉脉的,静静的。

我渐渐放慢了脚步。
细细地想着导致九月里那个晴朗的午后我们相视而笑的这一命运的原委。
我猜,那里边肯定充满了和平时代的气息以及一只古钟的色泽,稳重、温柔、宁静,
      同时还带着金属特有的清凉。

或许,那个没有任何内容的笑是一种约定,在混乱的时空里成为抚慰人心的可能。
若是当时被打动,那么今后便难再忘记。
而接下来发生的许多许多,无需刻意,也会陆续实现,仿佛那些是初见时的预言。

你不时地回过头来,唤我快快跟上。
声音里有一种平淡、温存的东西,说的是人间的美好。

望着你熟悉的身影,一股莫名的悲伤突然涌上心来。
我们可以一直走下去吗?可不可以赖着不走,让时间停驻在这一刻?

关于那些不敢触碰却又经常被拿来当作誓言的话,
      暗藏了太多人性中难以把握的成分和命运的多舛。
要知道,
陪着光阴慢慢地走下去,需要一颗怎样勇敢的心?需要多少清淡的本分?

我眼睛低垂,看着脚下的石板路。
你察觉到了我的不自然,转过身来,与我并肩,紧握着我的手。

我愈走愈慢,愈走愈慢……毫无预感地流下泪来。

我希望你能原谅我的敏感、懦弱与过于空穴来风的害怕。
我没有办法告诉你:我依然单纯、崭新,彷佛不曾经历过疯狂的、伤心的、荒唐的往事。
然而,我又是何等地期盼你灵犀的眼神,期盼你看到我对所有细节的牢记与惠存。

你停下脚步,像拥抱一个孩子似的将我紧紧搂在怀里,没有言语。

后来,我才明白:人的一生中,遇到某些时刻,只有一次。
比如:
当你和某个人不动声色,怀着一份默契,互相驯服,彼此信任。
      然而,一切就都在恰似无声胜有声中渐渐清晰。

这是最安静、有力的陪伴。
费力的沟通胜不过的是懂得后的相对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