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段时间我迷上摄影,捧着台傻瓜相机满大街乱摁,无意间拍到了这对母子过马路的一刹那。相机像素不高,更谈不上什么技巧,但回头检查成果时,却就是觉得这一张最为满意。
        傍晚斜阳的余辉温柔的洒在母亲身上,母亲的目光全心关注在孩子身上,孩子认真的迈着小小的步伐,一步一步,穿越马路。
        于是,当晚母亲来我房间时,便情不自禁地拿这张照片显摆“拍的怎样?拍的怎样?”带着几分女儿家的撒娇,抓着母亲的手问:“妈妈妈妈,你以前是不是也这么牵着我走路?”
        母亲看着照片若有所思:“你那么小的时候路上几乎没车,用不着这么紧张看着,而且你小时候又特皮,老是穿个裤衩满巷子窜,想看也看不住。”
        我控诉道:“你怎么可以放任当时年少无知的我到处乱奔?”
        母亲双眉一横反控道:“你自己老是偷跑出去,我有什么办法?”
        眼见母亲大人要翻脸,我即刻陪上笑容认错:“对不起,别生气,再气就都是皱纹了。”
        这句话对女人永远都最有效,母亲大人果然马上舒缓表情,不过转瞬却又低头一声叹息:“我老了。”
        “不,你一点都不老。”
        “我变丑了!”
        “不,你一点都不丑。你依旧是咱大麦屿当年的四大美女,如今的四大美妇。”
        “油嘴滑舌。”话虽如此,可母亲的脸上还是忍不住乐开了花。
        对于父母,我一向不吝啬甜腻到发酸的赞美。不要以为被夸赞只是小孩子的特权,试问已经年逾二十、三十甚至四十的我们,每当被领导表扬、被同事、好友称赞时,心里是否一样都会洋溢满美妙而满足的喜悦?哪怕只是某个陌生人在自己博客某篇文章下的赞美留言,想必也一定能为自己带来莫大的自信。所以,喜欢赞美并无年龄大小的限制,因为这至少是我们每一个人可以确认自己被他人所认同的一种方式。我们父母亦然,尽管他们可能会不好意思地叫你闭嘴,尽管我们的语言可能会很贫乏,但不要因此就疏忽对父母的赞美,因为,他们其实比我们更渴望被认同。
        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但人到五十往往就会开始变得不安,随着身体各项机能的渐渐衰老,对于天命的认知也就越来越容易联系到生命的衰竭。对此,极少有人能做到真正的豁达。害怕死亡并不可耻,这是留恋生活是必然反应,关键在于人最容易从这时开始去回顾生命寻求自己的存在价值和意义。所以,这时候我们理应更积极地给予父母最大的认同。
        认同父母,赞美父母,就像他们当年牵着幼小的我们的手每迈出成长的一步都会由衷赞叹“好棒、好乖、好聪明”一样。如今则换我们去牵父母的手,搀扶着他们走过岁月悠长,走过斜阳霞光,真心地感谢他们赐予自己人生,告诉他们已经做得很棒。
        不要感觉这一切很做作,更不需要去刻意地表现。生活中许多点滴其实都可以自然寻得共鸣,哪怕只是开心的将母亲烧的菜吃光,再抹一把嘴夸“妈妈做的就是最棒”。哪怕只是在父亲换电灯泡时帮着把下椅子,等他操作完成后作双手捧心状赞叹“爸爸真厉害”!至少每当这时,我的父亲就会得意的脖子一梗,昂首挺胸雄气赳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