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支部  张根宝

 

    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三日,朝鲜爆发内战。美国借机派出军队进行武装干涉。随后,又操纵联全国安全理事会作出决议,邀集英国、法国等15个国家出兵,组成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注①),(其中美军50余万人,其它15个国家4.9万余人,南朝鲜60余万人,投入更多时达120余万人),八月二十九日开始入朝,由远东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任总司令,侵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美军在大举进犯朝鲜北方的同时,把战火烧到中国东北境内。一九五○年八月二十七日美国侵朝空军作战飞机5批13架次,对中国东北地区的安东市(今丹东)和辑安(今集安),临江县城进行侦察扫射,打死打伤居民数十人,击毁铁路机车、客车和汽车数十辆后,美机的侵略活动有增无减。到十二月底,侵入中国东北地区的美机达421批1310架次,其中83批717架次进行轰炸扫射,投弹632枚,大批房屋被毁,人员死伤甚多,同时大批美机还轰炸了鸭绿江大桥。
        为防备美军扩大侵略战争,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根据毛主席指示,召开了国防军事会议,当时参加会议的有解放军总司令朱德,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及作战部部长李涛,政治部主任罗荣桓,总后勤部部长杨立三,海军司令员肖劲光,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炮兵副司令员苏进,铁道兵司令员滕代运,中南军区司令员林彪和副政委谭政,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和四野炮兵司令员万毅,主要讨论了美国武装干涉朝鲜的形势和如何保卫中国国防的问题,提出了加强东北边防军事部署的方案。这个方案得到了毛泽东、朱德和刘少奇的同意。
        九月三十日美军向北推进到“三八线”(注②)地区时,周恩来针对这种局势,在北京发表讲话,庄严指出:“中国人民需要在和平而不受威胁的环境下来恢复和发展自己的工农业生产和文化教育工作,但是为了保卫和平,从不也永不害怕反抗侵略战争。中国人民决不容忍外国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都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十月三日凌晨周恩来紧急约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请印度政府转告美国,美国军队正企图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如果真如此做的话,中国不能坐视不顾,中国要管,警告美国必须悬崖勒马,美军不得越过“三八”线。但是美国对中国的警告不予置理。麦克阿瑟仍然指挥美军和南朝鲜军越过“三八”线,猖狂向北进犯。
        十月二日针对朝鲜的严重形势,中央政治局召开紧急会议,在毛泽东主席主持下,讨论出兵援朝问题。四日中央派专机接西北军区司令员彭德怀到京参加会议。政治局一致认为,出兵朝鲜抗击美军的侵略,对中朝两国和整个东方有利,不参战损害极大。如果整个朝鲜被美军占领,侵略者会更加猖獗,对整个东方是不利的。这样中央政治局和毛主席代表了中国人民的意志,又应朝鲜劳动党和朝鲜政府的请求,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决定以志愿军的名义派军队开赴朝鲜。十月十八日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委,志愿军辖十三兵团(司令员兼政委邓华,下属38军、39军、40军、42军)和边防炮兵司令部及所属炮火一师二师八师某部队立即出动,协同朝鲜人民军作战,(后陆续增派,最高人数为130万),志愿军以东北行政区为总后方基地,一切后方供应由东北军区司令员高岗负责组织和保障。十三兵团领导机关由彭德怀出国前从总部和东北军区司令部抽调的参谋人员组成指挥所合并,组成志愿军领导机关,任命邓华为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副政委,洪学智、韩先楚任志愿军副司令员,解方任参谋长,政治部主任为杜平。第一批入朝志愿军为6个军,18个师,3个炮兵师,1个高炮团,2个工兵团,兵力28万余人,彭德怀受命于危难之际,肩负重担于十月八日急速奔赴沈阳于当晚听取金日成派来的代表介绍敌情。彭德怀为防止美军轰炸鸭绿大桥,影响部队过江,立即申请中央派高炮部队,同时建议尽快过江。这次大规模出兵入朝全都是夜间秘密进行,这种秘密的军事行动,为初战获胜创造了有利条件。
        志愿军入朝后,根据敌情和战局的发展变化,采取以运动战为主的战略方针,从一九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开始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进行反击和战略反攻,在七个半月内连续进行了五次战役,将美军从鸭绿江边击退到“三八线”地区,粉碎了“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队对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发动的进攻,迫使美军总攻势彻底失败,从而转入战略防御,取得了抗美援朝第一阶段作战的巨大胜利。
        接着又进行了一次志愿军和人民军转入战略防御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战。中朝两国军队在宽达200公里正面上发起大小进攻130余次,共歼灭12.3万人,收复失地240平方公里。在军事上给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队以沉重的打击。
        经过三年浴血奋战,终于迫使美军在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签字停战。在这场战争中,中朝两国军队共毙、伤、俘敌军109.3万余人,其中美军39.7万余人,击落击伤和缴获飞机12224架次,击沉击伤敌舰艇257艘,击毁击伤和缴获坦克3064辆,缴获火枪6321门,缴获枪支12万余支。(据1953年10月23日)美联社发表的联合国军和南朝鲜人民损失为1474269人,美国远东战区司令兰尼兹尔1957年6月25日在汉城说联合国军共伤亡140余万,其中死亡50多万人。
        为取得这个胜利,中国人民志愿军也付出了重大代价,战斗减员36.6万余人,其中伤亡13.3万,另有因冻、饿、病和事故伤亡造成大量非战斗减员,损失飞机399架,其中被击落231架,损失汽车12916辆,同时还付出了巨大的财力、物力消耗。
        停战以后,为了缓和国际紧张局势,促进远东和平,志愿军留下五个军及部分兵种部队协助朝鲜人民军坚守阵地,维护停战协定,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其余部队于一九五五年十月二十六日前分批回国。一九五八年二月十四日,周总理访问朝鲜,提出关于志愿军全部撤军的建议,中朝两国政府对此发表联合公报,于当年三月至十月全部撤离回国。
        回顾六十年前这段中国人民志愿军进行的抗美援朝战争,可以想到这场战争是在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我国还处在经济各方面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进行的,一是以劣势装备对优势装备的敌人作战,战斗极其艰苦;二是以步兵为主的陆军单一军种对美军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困难极多;三是后方补给受美机严重封锁破坏,补给极度困难,对作战影响极大,就在这样的困境中我们还是取得了伟大胜利。这主要:一是中共中央军委及时作出了正确的战略决策,及时提出克敌制胜的一系列原则和人事安排;二是志愿军指挥员真有卓越的指挥才能和高超的斗争艺术,正确估量敌人和自己的作战能力,适时的打击敌之短,避敌之长,取得了驾驭战争的主动权;三是广大志愿军具有高度的政治觉悟,英勇善战。他们顽强拼搏,克服难以想象的巨大困难,具有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受到了全国人民的爱戴,被誉为“最可爱的人”。在战争中共涌现30多万英雄模范和功臣。其中23119人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颁发的勋章和奖章,有12人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的“共和国英雄”的光荣称号;四是有中朝两国人民的巨大支援。一九五三年五月前,全国人民就捐献了相当于3710架战斗机的价款支援前线作战,广大工人、农民和青年学生踊跃参军,有21万民兵随军赴朝组成庞大的运输队,由广大铁路职工、汽车司机、医务工作者和群众组成的强大运输救护队到前线担任战勤保障,(下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