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情公司 铁生越

 

        翻看手机消息,才知道集团24周年庆的日子到了。24年,对我来说是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他的跨度快足以和我生命的长度一致了。虽然在这漫长的24年中,我只占了其中一年多一点的时间,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却让我感受到了那么多温暖的快乐,值此集团周年庆之时,将我身边这些有趣温暖的事情翻出来晒晒,大家付之一笑,也算是我庆祝集团生日的一点心意。
        记得一年前,我刚参加工作,那时初来乍到,除了每日工作干活之外,每到月底,我的心神就特别忧郁,为啥?因为到月底没钱花了,眼瞅着自己手头这口小锅是揭不开锅盖了,数数自己手中那瘪瘪的钱包,翻来覆去,竟已空空如也,再难翻出多余的几张红绿纸片片了,由不得跌足长叹:安得钞票千万张,大批天下寒士俱欢颜!
鼓着腮,瞪着眼,望着天,心中幻想会不会有哪个诡异的角落飞来一张老人头,“啪”一声贴到我眼睛上,以解我燃眉之急。但可惜,这是个梦想,当梦想照进现实,我们就知道梦想这东西有时候就是空想。所以在瞪了半天天空后,我果断决定找人借钱。但要找谁借呢?身边几个朋友和我一般都是“难民级别”的,等别人接济呢,哪里有力量接济别人?无奈,于是谋之于工友小琴妹子,偏偏小琴妹子那时也是如我一般手头拮据。那个时候真是愁啊,愁断肠!片刻,小琴妹子眼中一亮,说道:对了,找我师傅借,肯定能行!我恍然大悟:“对哦,找你师傅啊!”
        说起小琴妹子的师傅裘姐,却是个热心热肠的人,她在班组里年纪最长,有一个12岁的孩子。因为她人热情,又为人母,所以在我们来的这段时间内,不说她的正经徒弟小琴妹子,就连我这个在临近工位,勉强算半个徒弟的家伙,也常常受到她的诸多帮助,刚参加工作遇到的很多麻烦,也多亏了裘姐调停帮衬,才应付得下来。这时候遇到囊中羞涩的问题,也只好找裘姐帮忙了。但年轻人,脸嫩,虽然心中是想找裘姐帮忙的,但又自觉难开口,不好意思上前。结果旁边小琴妹子看得急了,暗暗地推了我一把,我才上去腼腆含糊的跟裘姐说了商议借钱一事,不料裘大姐却是十分爽利,只问了句“没钱花了”,便已掏出钱来。反倒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最后红了脸道了谢。自己的金融危机总算是解决了。
        自此以后,工作生活中常遇到困难,裘姐都一力相助,大小事情都十分尽心,常常让我在遇到一些头疼的问题时,能够得到她的帮助,这些麻烦问题解决起来也顺手不少。因此我十分感激裘姐,从内心里尊敬这位前辈。待到后来,自己也能首尾相继,裘姐却又开始去接济那些新来的新人。每次看到,我忍不住笑:“您又开始爱心泛滥!”裘姐笑笑,却不搭话,依旧去帮助那些新人。如此这般下来,她这热心劲头也不知不觉地影响了我,看到周围新来的朋友手头紧张了,也会伸手相助。本来大家都是彼此在一个屋檐下工作生活,裘姐告诉我去如何帮助别人,照顾他人,我也去努力地实行。毕竟在这个遥远的异乡,吉利就是我的另一个家,周围的工友便都是家人。
写到此处,暂时罢笔,且回想过去,只是短短一年,但我却真切感受到了吉利人之间的温暖。世人都说蓝色是冰冷的,我却不以为然,在我们这个蓝色的世界里,我从不觉得蓝色是种冰冷的颜色,相反,它带着一种让人感到温暖的热度,我想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扶持带来的热度。最后,引一言以作结尾:快乐生活,吉利相伴!